您现在的位置:大悲咒原文 > 佛学新闻 >

我不是一个瞎忽悠的老板—张朝阳

时间:2020-04-25 20:Apr:14| 作者:大悲咒讲解网

今天,想想那些当初一起出道、如今逐渐沉寂、下落不明的人,我当然是得胜者的心态。2000年互联网的冬天,谁都说张朝阳是最先死的。可活得最久的还是我。

\

我看了很多书。但不看小说,不看任何臆造的东西,只看已经发生过的事情。一开始,我看心理学、社会学和西方经济学。过度分析自我,结果搞得走火入魔。直到2007年,我内心深处发生了一场革命——我接触了佛教的精神和释迦牟尼的思考方法,觉得它更能反映人类大脑的工作原理。它让你停止思考,因为思考本身就是问题所在。后来印度的东西又让我茅塞顿开,我看了克里希那穆提(注:世界著名性灵导师)的书。到了2008年,我真正从过度分析自我中恢复。

这么多年来,我把很多时间花在了解我自己上。你也可以说,我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,或者说,自由主义者。我通过自己的思考,把所有的价值观都打破了——包括自我。我没有自我,我努力消除自我。

当然,我肯定是入世的,在董事会上绝对不会大谈佛教。在入世的层面,我追求人生的掌控和效率,但在精神层面,我强调空性。《孙子兵法》最牛的一句话就是“走为上”。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。我就是以出世的态度入世,就跟打高尔夫球一样,没有精神负担,就是好玩。

长期以来都有人说我肤浅、作秀,但这是我的一个活法在企业界,我可能有点非主流,不扎堆。老实说,那些人的味儿我都不喜欢。我是个对气味非常敏感的人。

有时候我会想,如果10年前,命运没有安排我们这批人进入互联网,我们会去干吗?我肯定是离经叛道的人,肯定会创业,因为生意是给人以自由的。

作者:张朝阳

心冉

本文链接:我不是一个瞎忽悠的老板—张朝阳

本文链接:我不是一个瞎忽悠的老板—张朝阳

上一篇:我不是找死,我找的是出路

下一篇:成都市民宗局指导佛教界落实灾后第二批帮扶资金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