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悲咒原文 > 佛学新闻 >

我为何选择佛教作为精神归依

时间:2020-04-26 20:Apr:11| 作者:大悲咒讲解网

我为何选择佛教作为精神归依

庄朝晖

一、对于人性的认识  小时候,我看书一般把自己“代入”强势的、胜利的、好的一方;长大以后,我看书却经常把自己代入弱势的、失败的、甚至坏的一方,这给我造成了很大的痛苦。在看巴金先生的《随想录》时,看到老人在忏悔文革期间做过的一些于心不安的事(尽管是温和的检举,但对于真诚如巴金,已经够于心不安了)。开始我不认为自己会做出他这样的事。后来我将我自己尽力地代入当时的环境,当整个社会都在谴责某种看起来是那么“天经地义”地“邪恶”的东西时,而自己也因丢失信心而怀疑自己的想法全都错了的时候,我是否也会做出检举朋友的事?答案是可能的。再进一步,如果不检举就不给我饭吃;更进一步,如果不检举就使我遭受最害怕的事情,答案更会向这一边偏移。此时,检举的理由是:我还想生活、还想追求幸福。而不检举的理由是:这样会害了朋友,使自己一辈子良心不安。“To be or not to be, that is a question.”根据中国人习惯的善恶二元论及少年人的简单二元论,既然我不能做到至善,那我肯定是恶的。我为人性之恶感到深深的耻辱和痛苦,我在深夜里呼唤佛陀、上帝、大自然的救赎。这里我想重申,我对巴金老人有的只是仰慕之情,并无任何一点点恶意。  佛教提倡奉持戒律,要求人们在想作恶时观照内心,在做恶之后(即使是小恶)至诚忏悔,这都符合并超出了我以前的思考。人们之所以会作恶,原因主要是邪见(如纳粹等)和欲望(如食色等)。所以佛法强调树立正见,提倡少欲甚至无欲,这和儒家的“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”也有相似之处。   人性不单有恶的一面,还有善的一面。那些作为人类善的代表,正是上天并未弃绝人类的明证。如社会活动家德蕾莎修女,法国神学家薇依,当代政治家昂山素季,写作《奥威尔杂文》的奥威尔,提出“第三种激情是同情”的罗素,当代思想评论家摩罗等等。他们主要是体现了人性善的一面。   即使一个恶人,有时也有善的一面,如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里的“一根葱的故事”。蔡志忠《禅说》里的“蜘蛛之丝”也是类似的故事。  佛法弘扬十善,即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言、不绮语、不两舌、不恶口、不悭贪、不嗔、不邪见。如果人人都能奉行十善,那么娑婆世界也就变成了人间乐土。  陈兵教授在《理想人格的自我塑造》里写道:  “天台宗的一心十法界,意谓每一众生的心识中都具足十重法界,十法界从主体方面讲,为地狱、饿鬼、畜生、阿修罗、人、天、声闻、缘觉、菩萨、佛十类有情,这十类原是对宇宙中从低到高的一切有情的归纳,有生命类型、精神境界层次的意味。天台宗认为这十类有情都具足于人间,具足于当下一念,可以从人的心理状态、精神境界、言行去判别其归属于哪一法界。”   简言之,佛法认为人类既有善的一面,也有恶的一面。因为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恶都不全面,这也是当代伦理学界比较统一的认识,也符合我的观点。

\

本文链接:我为何选择佛教作为精神归依

上一篇: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孝顺父母?

下一篇:我们需要的土地有多大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