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悲咒原文 > 佛学新闻 >

我做佛时,两袖清风

时间:2020-04-27 00:Apr:07| 作者:大悲咒讲解网

  高原古刹,悠悠晚钟,见者闻之,无不洗心涤虑,凡心顿敛。连日来的烦恼,荡涤全无,隐藏于心的忧愁一扫而光,人生的风风雨雨,是是非非,恩恩怨怨,统统疏于脑后。超然于身物之外,不再为纷纷繁繁的环境所左右;宁静空灵,不再为炽烈诱人的名利所牵累。此乃佛法之微妙,实亦人生稀得之境界。
  
  “佛家于内心之照察,与人生之体验,宇宙之解析,真理之证会,皆有其特殊独到之处。”想当初,释迦牟尼在波罗奈城的毕钵罗树下盘膝而坐,他所思考的并不是构筑一个严密的形而上学的体系,更不是修炼什么长生不老的法术,而是在苦苦追寻一种生活的真谛。
  
  也许正是缘于此,经书佛典为中国历代文人墨客所钟爱,他们不一定是佛家的信徒,也不会专注于教义的理解与领会。“含玄妙为酒浆,玩五经为琴簧。”领悟一点佛的微妙真意,淡一点物欲的苦求,多一点心灵的宁静与恬适。经历了太多的宦海沉浮,人情世故;看够了 世间的争名夺势,世情冷暖。重回小屋,点一盏烛光,沏一杯香茗,捧读佛经,驱散心头的迷雾,融化感情的积雪冰霜。重新找回迷失已久的“真我”,寄情于诗文书画,笑傲江湖,不亦乐乎?
  
  当人类告别原始森林,一步一步走向文明的现代社会,人类的心灵再也无法平静下来,而愈发躁动不安。都市繁华,霓虹闪烁,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:明灯幻彩的星级宾馆;牛市、熊市,股海浮沉;还有那林林总总的评职称,调工资等等。在金钱与权势的魔力下,又有几个不怦然心动,还能独守那份宁静淡泊的心境呢?
  
  淡忘了娇妻爱子,忽视了父母高堂,冷漠一切世间温情,汲汲奔走,浪迹江湖,为功名耶?为利禄耶?豪华的住宅,高档的汽车显赫的权势,已成为一副“美丽”的枷锁,禁

\

《好了歌》里所唱什么都忘不了,什么也放不下,那一切亦皆枉然。
  
  负重攀缘,不如卸掉包袱,释去铠甲,轻松前行,祈负重者轻装。
  
  偶读佛经,一点感悟,付诸薪梓,以飨世人。
文/图:演正

本文链接:我做佛时,两袖清风

本文链接:我做佛时,两袖清风

上一篇:成就之基 略说“正行无缘”

下一篇:慧受法师乞园建寺

推荐阅读